探访纯净芬兰:感受动静相宜品味国宝品牌

http://sports.sina.com.cn  2014年09月03日18:57  新浪户外微博 收藏本文  
图为赫尔辛基大教堂,建于1852年,当地也成为白教堂,是路德宗教堂,和东正教的“红教堂”遥相呼应。 赫尔辛基大教堂有一种并不繁复的美,透着神圣和北欧风格。     图为赫尔辛基大教堂,建于1852年,当地也成为白教堂,是路德宗教堂,和东正教的“红教堂”遥相呼应。 赫尔辛基大教堂有一种并不繁复的美,透着神圣和北欧风格。
iittala是全球最著名的玻璃器皿品牌,源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一个名为iittala的小镇,至今已有131年历史。作为全世界最具影响力100个品牌之一,iittala简洁易于搭配,实用又富含美感,堪称北欧文明和芬兰设计的代表作    iittala是全球最著名的玻璃器皿品牌,源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一个名为iittala的小镇,至今已有131年历史。作为全世界最具影响力100个品牌之一,iittala简洁易于搭配,实用又富含美感,堪称北欧文明和芬兰设计的代表作

    作者:蔡英元

    【相关图集链接】http://slide.sports.sina.com.cn/slide_2_55536_69985.html#p=1

    今年芬兰在华举办“纯净芬兰”系列活动,为配合这一活动的进行,芬兰大使馆特别邀请五家中文媒体赴赫尔辛基参观多个芬兰知名品牌,我也有幸获邀。诚如芬兰大使馆文化参赞傅明睿先生行前所言,八个小时的直飞航程不算太过熬人,这也是北京赴欧洲最短的航线,而且芬兰航空空客A340-300的机舱环境也格外温馨宜人。

    由于地处北欧,赫尔辛基的秋天已先于北京来临,细雨冰凉,气温不过十余度,让为了轻松乘机身着短裤T恤的我,刚走出机场大厅,着实有些暗自打冷战。好在机场距离市中心的SCANDIA酒店不过半小时车程,到了酒店先洗个热水澡,身体马上恢复热力。赫尔辛基和北京的时差为5个小时,用毕晚餐约当地时间傍晚7点,已是北京午夜12点。我拾掇拾掇,到超市买些用品回来已是8月25日晚上9点多,天色还很亮。一觉睡去,没想到夜里2点半就醒来,还是时差的缘故,半睡半醒蹭到5点半,起床跑步,到议会大厦西边的湖畔公园绕湖跑了5圈,正好十公里出头。虽是雨中慢跑,并不缺乏当地跑友“相伴”,内心很是喜乐。

早晨的赫尔辛基街头。早晨的赫尔辛基街头。
每天早晨我都会在这样的碎石步道上晨跑。我喜欢脚底“沙沙”的声音,不泄力也不震脚,而且渗水性很好,即使雨天跑,也没有积水。  每天早晨我都会在这样的碎石步道上晨跑。我喜欢脚底“沙沙”的声音,不泄力也不震脚,而且渗水性很好,即使雨天跑,也没有积水。

    DAY 1(26日):参观KONE、FINNAIR和NOKIA

    芬兰虽说仅有500万国民,建国也不足百年,先后被瑞典和沙皇俄国统治,在列强的夹缝里周旋生存,保持了民族和国家的独立完整。自1917年独立以来,虽然历经与前苏联的经年战争,割地赔偿,但自己也发展出很强的工业实力和民族自信,从欧洲最穷的国度一跃而成为最富裕和最廉洁的国家。这种崛起有何诀窍,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今天按计划要马不停蹄采访三个知名品牌:KONE(通力电梯);FINNAIR(芬兰航空)和NOKIA。下面我按采访顺序一一道来:

    一、KONE(通力电梯)以人为本

    KONE(通力电梯)创建于1910年,1967年在芬兰上市,2013年的全球总销售额达到69亿欧元,目前全球雇员达到43000人,其中近半数员工为中国雇员,主要的生产基地在中国昆山,主要的市场也在中国——在2013年全年销售的直梯、滚梯等75万台设备中,有67%是销售到中国市场。北京有许多KONE的电梯,比如机场和鸟巢,只是一般很少有人去留意电梯的品牌。作为全球第二大电梯制造商,KONE并不讳言,一直把占据头把交椅作为企业发展目标。

    毫不疑问,KONE的发展正好赶上了全球城市化速度日益加快的时代,更集中的居住,更密集的楼宇,人类生活更离不开电梯。但是有那么多电梯企业,为何KONE会脱颖而出?KONE的负责人告诉我们,远见卓识和勇于并购是其中秘诀:当整个市场尚未发现中国、印度等亚太市场的重要性时,KONE已经把发展重心转移到亚洲;而当KONE还是一家很小的芬兰国内工厂时,创始人已经筹措资金并购了瑞典一家很大的电梯企业,当然这些决策都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面对未来,KONE将如何发展?福布斯杂志去年对全球知名企业的创新能力进行排行,KONE作为电梯企业排名第43位。其总设计师ANNA透露,KONE已经不仅仅从技术上、从工艺美学上来设计产品,而是更多从人的心理需求角度出发,设计“人文品牌”,设计让人一看就惊叹的产品。KONE设计总监Anne Stenros女士举例说,由于调查出中国人喜欢阳光穿过竹林而投射出的疏影,所以ANNA把“竹影”系列电梯内饰板作为中国风电梯的一个重要元素。

    未来的电梯一定是更智能、更快速和更为交互的,KONE在沙特逾800米高的全球第一高楼上,已经开始使用质量更轻、强度更高的碳纤维电梯缆绳。在我看来,并购、不断创新和产品以人为本,是KONE的成功秘诀。

KONE设计总监Anne Stenros女士以手掌比喻设计人文品牌的五大要素。KONE已不仅仅从技术上和从工艺美学上来设计产品,而是更多从人的心理需求角度出发,来设计产品。  KONE设计总监Anne Stenros女士以手掌比喻设计人文品牌的五大要素。KONE已不仅仅从技术上和从工艺美学上来设计产品,而是更多从人的心理需求角度出发,来设计产品。

    二、FINNAIR(芬兰航空)不仅会安全飞行

    芬兰航空是第一家开通欧洲到北京直飞的欧洲航空公司,这让我有些出乎意料,后来了解到,芬兰早在1950年就与中国人民共和国建交,可见两国的友谊源远流长。

    据芬兰航空媒体合作经理Mari Rouvi女士介绍,芬兰航空创立于1923年,91年来未曾发生空难。有时候我们认为,飞行事故是一种难以避免的小概率事件。其实,一个航空公司的飞行系统是否足够安全,更多是“人的问题”,而非“飞行器问题”。换句话说,现在有许多人开着私家车上路,有的人十几年甚至一生没出交通安全事故,而有的人一年就会遇到好几次。虽然大家都一样有驾照,但显然驾驶水平并不一致。更何况,航空公司的管理是系统工程,从飞机的维护保养到调度管理,再到飞行员的培训、监督和管理等等,每一个环节都需要高素质的工作人员来把控安全性。所以经常搭乘飞机出行的人,需要考虑机型的新旧,也需要选择安全记录更为良好的航空公司。

    这次搭乘芬航空客A340-300时,我就感觉机舱和内饰环境色调明快,温馨宜人,甚至连毛毯也格外可爱喜人,不像大多数航空公司的毯子,都是黑乎乎的,只具备功能性,而忽视了用户的视觉体验。这次芬航主要介绍的,就是芬兰航空公司与芬兰世界级设计品MERI MEKKO的跨界合作:MERI MIKKO是设计界鼎鼎大名的牌子,即使在国内,追随者也众多。其产品主要服装、背包和林林种种的生活方式产品,诸如陶瓷茶具、丝巾雨伞和床上纺织用品等。

    而MERI MEKKO与FENNAIR的合作,是全方位的。两者都是芬兰国宝品牌,发展重心也都在亚太特别是中国地区,所以契合度很高。MERI MEKKO不仅为芬兰航空设计机舱内饰的装修风格和颜色图案,也为芬航提供专属的客舱用品,诸如刚才提到的毛毯、餐具、免税品,甚至芬航注册用户,还能用里程积分换购MERIMEKKO的专属礼品。一方面,MERIMEKKO提供了设计资源和专属产品,芬兰航空收获了世界顶级的各类设计;另一方面,芬兰航空提供了飞机机身、芬航贵宾室及专属礼品店等物理平台,MERIMEKKO获得了一个每天飞向世界各地的秀台,让设计品牌的形象在全球范围内更加深入人心。可以说,两者的合作相得益彰,实现双赢。

芬兰航空公司是空客A350XWB(XWB是EXtraWideBody超宽机身的缩写)客机启动用户。11架A350XWB客机将于明年陆续投入使用,芬兰直飞京沪的航线将首先使用这一新机型。作为飞行器爱好者,必须来张合影。  芬兰航空公司是空客A350XWB(XWB是EXtraWideBody超宽机身的缩写)客机启动用户。11架A350XWB客机将于明年陆续投入使用,芬兰直飞京沪的航线将首先使用这一新机型。作为飞行器爱好者,必须来张合影。
桌上放的飞行盖毯和杯子等机舱工具,都是MERI MEKKO的设计甚至合作产品。桌上放的飞行盖毯和杯子等机舱工具,都是MERI MEKKO的设计甚至合作产品。

    午餐是在芬航食堂吃的,我没有选择泰式米饭套餐,而是看着现场煎烤的牛肉汉堡甚是可口,再佐以新鲜的蔬菜沙拉和酸黄瓜等,不到10欧元。味道很好,而且还有免费的咖啡和红茶提供。芬兰人均工资在三千欧元以上,而在芬航的工作人员,人均工资更是在此之上,经理级人员月薪可以达到八千欧元(目前欧元对人民币的汇率,为8.1稍多)。以这种较高收入,午餐不到10欧元就能吃得美味、安全和营养丰富,着实令人羡慕。

    对于企业发展而言,在竞争领域之外,寻求门当户对的合作,在合作中发挥各自的优势和特长,将会有效弥补各自短板,在提升各自品牌形象的同时,获得更多的商业机会。这是一种现代化的经营理念,也可以说是互联网思维。

排队等餐。排队等餐。
员工餐种类比较多,有米饭和西餐自助等,我选择的汉堡沙拉套餐,带cheese的九块三,再加培根九块七。你猜我选哪个?吃货嘛,当然选量大料又足的,口黑口黑。  员工餐种类比较多,有米饭和西餐自助等,我选择的汉堡沙拉套餐,带cheese的九块三,再加培根九块七。你猜我选哪个?吃货嘛,当然选量大料又足的,口黑口黑。

    三、NOKIA蓄势再出发

    大多数人,也包括我自己在内,以为诺基亚在把手机业务打包出售给微软以后,就基本偃旗息鼓或者关门歇业了。

    经由这次芬兰国宝行,才知道NOKIA只是把手机业务作为一块“不良资产”出售了,不仅保留了三块核心的优势业务,而且手握重金,蓄势待发。

    这次NOKIA把采访地点安排在一处格外有设计感的海滨别墅,据介绍这是NOKIA接待贵宾的“会所”(并非歌舞升平的销金窟,而是处处呈现设计感而又毫无违和之感的建筑佳作)。从别墅的院落可以看到原来的NOKIA总部,叫NOKIA TALO(芬兰语里“TALO”和汉语大楼基本同音同意,颇为有趣)。而现在,这座曾经最让芬兰人骄傲的楼宇,已经整体打包出售给微软,所以改名为MICROSOFT TALO。有些芬兰人不无小情绪的调侃这个新的名字:瞧,微软把大楼的名字弄得不伦不类的,前半段是英文MICROSOFT,后面又是芬兰语TALO。

这次NOKIA把采访地点安排在一处格外有设计感的海滨别墅,叫VILLA KOIVUSAARI。 据介绍这是NOKIA接待贵宾的“会所”。不像国内的会所那样基本是富丽堂皇的销金窟,而是处处呈现设计创意而又毫无违和之感的建筑佳作。  这次NOKIA把采访地点安排在一处格外有设计感的海滨别墅,叫VILLA KOIVUSAARI。 据介绍这是NOKIA接待贵宾的“会所”。不像国内的会所那样基本是富丽堂皇的销金窟,而是处处呈现设计创意而又毫无违和之感的建筑佳作。
在别墅院落留影,我身后较低的建筑群是原来的NOKIA总部,叫NOKIA TALO(芬兰语里“TALO”和汉语大楼基本同音同意,颇为有趣)。而现在,这座曾经最让芬兰人骄傲的楼宇,已经整体打包出售给微软,改名为MICROSOFT TALO。  在别墅院落留影,我身后较低的建筑群是原来的NOKIA总部,叫NOKIA TALO(芬兰语里“TALO”和汉语大楼基本同音同意,颇为有趣)。而现在,这座曾经最让芬兰人骄傲的楼宇,已经整体打包出售给微软,改名为MICROSOFT TALO。

    NOKIA目前重点发展三块核心业务:其一,移动网络服务(NETWORKS),NOKIA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移动网络终端服务商。提供从硬件到软件,从大数据分析到云服务等种种服务,这也是NOKIA作为曾经手机行业霸主的传统优势,发展“智能的”移动网络,既注重数据安全性又提高其“产能”;其二,地图应用(HERE),为人类未来生活提供基于地理位置的智能化地图应用,从诸如汽车导航地图信息,自动驾驶等服务,简单说HERE这一块的业务就是让汽车“互联”;其三,技术部门(TECHNOLOGIES),致力于让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全部“互联”,并从中发掘商业机遇。这个部门的业务前景是最为宏大的,其研发中心主要IP扩容和IP认证服务,探索一切服务于人类互联生活的技术便利性,提升用户体验,并协助诸如其它可佩戴智能设备(诸如手机、手表和衣物等)的企业协同发展。

    目前,NOKIA在以上三块核心业务一共雇佣5.5万名员工,其中NETWORKS有4.8万人,HERE业务板块有6000人,而TECHNOLOGIES事业部只有600人。这次NOKIA接受采访的是Hannu Kauppien博士,他也是TECHNOLOGIES业务的副总、NOKIA实验室主任。Hannu Kauppien先生不无自豪的告诉我们,“不要看TECHNOLOGIES部门只有600人,我们从事的是最具希望的业务研究,支撑我们工作的,是600名精英,以及一万项专利。未来的人类世界是一切人和一切事物无不互联,而我们旨在成为服务于这种全互联世界的技术领导者。”

    作为一家创立于1871年,以小村的名字为品牌的“百折不挠企业”,NOKIA的业务转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从最熟的木浆和胶鞋公司转变成世界第一大手机生产商,二十多年来完全没用过NOKIA的人能有多少? NOKIA从手机硬件的王者宝座上退位,这并不意味它就自此隐退江湖。

    我不是技术人士,也远非网络极客,但在我看来,单纯手机硬件的方向,没有希望。NOKIA在手机业务最能盈利的时代成为王者,而在单纯的手机业务开始走下坡路时“退位”,这种选择对于NOKIA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最后,TECHNOLOGIES事业部的一名工程师在安卓系统手机上演示了其测试版的桌面软件LAUNCHER,非常便利、实用和有创意。这虽然并非革命性的突破,但至少说明NOKIA在安卓系统上的研发实力,以及它已经把安卓手机作为合作平台的一种。

    手机是改变人类生活的一款革命性产品,NOKIA并未错失这个机会,它现在看似败走,但或许只是像刘备一样在“汉中”伺机而动。

    或许,“互联世界”没有永远的王者,谁能抓住下一个革命性的机会,谁就能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NOKIA接受采访的高管是Hannu Kauppien博士,他也是TECHNOLOGIES业务的副总、NOKIA实验室主任。坐在他身边的是来自瑞丽杂志社的庄娅琼女士。  NOKIA接受采访的高管是Hannu Kauppien博士,他也是TECHNOLOGIES业务的副总、NOKIA实验室主任。坐在他身边的是来自瑞丽杂志社的庄娅琼女士。
TECHNOLOGIES事业部的一名工程师在安卓系统手机上演示了其测试版的桌面软件LAUNCHER,非常便利、实用和有创意。这虽然并非革命性的突破,但至少说明NOKIA在安卓系统上的研发实力,以及它已经把安卓手机作为合作平台的一种。  TECHNOLOGIES事业部的一名工程师在安卓系统手机上演示了其测试版的桌面软件LAUNCHER,非常便利、实用和有创意。这虽然并非革命性的突破,但至少说明NOKIA在安卓系统上的研发实力,以及它已经把安卓手机作为合作平台的一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关注新浪户外(微博),了解更多户外资讯。

文章关键词: 芬兰国宝玻璃Nokia

分享到: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